页面
配色
辅助线
重置
首页
无障碍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要闻 > 区内要闻

呵护“一江清水两岸青山”——来自漓江生态保护的答卷

2022-06-14 18:10     来源:新华社
分享 微信
头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两岸青山相对出,一江清水日边来。

近年来,桂林市坚持生态立市、绿色发展,切实践行“两山理论”,漓江生态综合治理取得显著成效。近日,记者从漓江之源到漓江之尾,探访漓江生态之治,深刻感受到漓江生态之变。

一江清水见证生态之变

夏日的漓江,风光旖旎。

行走在漓江两岸,沿途可见一幅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画卷。漓江之水婀娜多姿,竹筏摇曳,两岸青峰林立,翠竹婆娑,一栋栋桂北特色民居掩映其间。

广西桂林漓江沿岸风光(2021年11月2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可是谁能想到,清澈见底的漓江水也曾遭遇危机。鱼餐馆泛滥,禽畜养殖污水直排,风景名胜区内采石场达18家,让这条美丽之河蒙羞。

“治乱、治水、治山、治本”,桂林人打响了漓江生态综合治理攻坚战,漓江流域采石场全部关停复绿,风景名胜区内养殖场全部关闭。如今的漓江流域森林覆盖率超过80%,干流水质常年保持Ⅱ类标准,城市污水集中处理率提升到99%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保持100%。

“桂林正把干流保护的做法向全流域拓展。”漓江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主任秦荣军说,漓江流域水系发达,除160多公里干流外,还有450多条支流,这样做目的是打造更美更辽阔的山水画卷。

广西桂林市城区景色(2021年11月2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在漓江支流甘棠江沿岸,记者看到不少群众正在露营踏青。据介绍,甘棠江两岸原有钢铁厂、水泥厂等多家企业,废水直排江里,废渣堆满河滩,如今这些企业都已搬迁至工业园区,河畔变成了休闲公园。

在生态治理范围越来越宽的同时,桂林市也在不断探索完善治理机制。

谈起漓江治理,秦荣军感慨万千。10余年前,他带着十几个工作队员去查处非法采石,结果被巨石封路,遭到几十人围攻。“这样的故事当时有很多,问题在于漓江治理的相关法规不健全。”

2012年,广西开始实施第一部地方综合性生态环境保护法规《广西壮族自治区漓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2013年,《桂林漓江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2013-2025年)》正式出台。立法推动着漓江生态治理机制从行政管控迈向全域法治化保护。

这是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拍摄的漓江风光(2020年5月19日摄,无人机全景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越来越绿的不仅是两岸青山,还有产业体系。桂林溢达纺织有限公司是象山区引进的重点企业,按照漓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区里最终决定企业只能在桂林建设纺纱、制衣等零排放的生产线。

据了解,目前桂林已将漓江流域的项目审批权上收到市级层面,全面构建与最严生态保护相适应的绿色工业体系,目前逐步建成电子信息、先进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优势产业。

广西桂林漓江景色(2021年11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漓江生态综合治理力度空前

保护力度不断升级,传统产业怎么办?桂林市给出了自己的解答。

桂林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是“老字号”中药生产企业,10年前,三金药业响应号召,从漓江穿过的中心城区搬到了临桂区秧塘工业园。

漓江两岸曾经耸立着制药、棉纺、机械等众多传统企业,从2000年开始,桂林推进“退二进三”政策,第二产业有序搬到工业园区,为第三产业发展腾挪空间。此举帮助解决生产基地紧缺与企业快速发展之间的矛盾,也让漓江的生态承载压力得到缓解。

漓江流域人口众多,统筹生态保护和民生保障的关系难度大。记者在漓江两岸采访时看到,在政府引导下,当地群众正由传统种养、传统经营向生态农业、旅游服务业等方向转型。

漓江上游水源青狮潭水库周边500米范围内曾有300多家养殖场,2019年记者在水库沿岸的灵川县公平乡五美村采访时看到,许多村民正为养猪场被关停而犯愁。

近日记者再赴五美村时发现,村里发展起食用菌产业,不少村民参与其中,一些村民开起农家乐,大家对美好生活的信心足了。

伏龙洲是漓江上的一个小岛,岛上原有居民23户130多人,过去家家户户在岛上开餐馆,油污直排漓江,有的居民连剩饭剩菜、酒瓶子都往江里扔。

从2015年开始,桂林市对伏龙洲进行生态修复改造,拆除岛上全部鱼餐馆,外迁安置岛民。如今伏龙洲已变身生态公园,面积近80亩的小岛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生态修复改造后的漓江伏龙洲景色(4月10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记者采访时,碰见69岁的居民黄岗带着孙子回到岛上散步,生活的变化让他十分感慨。黄岗说,2019年,他一家6口从伏龙洲搬进位于市区的商品房,儿子、儿媳分别在电子厂和保险公司找到了工作,全家过上了好日子。

伏龙洲原居民黄岗(右)带着儿子、孙子重回改造后的伏龙洲游玩(4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生活污水问题是江河生态保护的“老大难”,近年来,桂林市投入资金十几亿元治理这一顽疾,漓江污水直排现象发生根本性改变。近日记者走访发现,如今两岸群众生活“绿意盎然”,不但禁养区、限养区划分有序,而且村村都有污水处理站。

让老百姓共享生态红利

漓江之美,美在生态,重在人与自然和谐共享、共生。如今,漓江流域的生态文章越做越活,生态产业、文旅产业方兴未艾。

走进“漓江源头第一村”兴安县华江瑶族乡高寨村,竹林摇曳、溪水透亮,一栋栋精致的小楼房点缀在绿荫丛中,曾经深居于此的少数民族群众,如今成了民宿、农家乐的经营好手。

村民邓凤志家有14间客房。他说,每到旅游旺季,房间总是早早被订满。村民过去主要以砍毛竹维持生计,如今大多投身特色旅游、中草药种植等生态产业中。

位于雁山区草坪回族乡的明村,三面环山一面傍水,因地处风景名胜区内,无法施工修路,一直以来,村民走动只能靠渡船,“靠山不能吃山,靠水不能吃水”让群众愁上眉头。

为了让村民吃上“生态饭”,当地政府一边将明村码头修葺一新,买了大号渡船,一边积极引导村民发展黄皮果产业。“游客可以在这里体验采摘游、休闲观光游,我们村会越来越好。”村民黄文军说。

游客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欣赏漓江风光(2018年11月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阳朔山水甲桂林。为让老百姓共享生态红利,当地探索出一条“保景富民、利益分享”之路。阳朔县成立漓江景区管理有限公司,将上万条无序经营的竹筏统一收购、管理,组织筏工培训,向考核通过者颁发证书并予以聘用。

54岁的赵土保是漓江景区的一名筏工,他说,过去村民家里有竹筏就出来拉客,有时漫天要价,有时又低价抢生意,游客体验感不好。现在大家轮班上岗,划竹筏、务农两不误。

筏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阳朔县境内的漓江支流遇龙河上撑竹筏(4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赵土保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正常情况下,他每年靠划竹筏挣3万多元,除劳务收入外,一家3口人每年还能拿到3000多元的景区分红。此外,他和妻子还在家打理10亩果树,家庭年收入可以超6万元。

阳朔县漓江景区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金峰说,公司成立后给近万名沿江群众提供就业机会;此外,沿江5个乡镇5.6万多人每年还能获得景区分红。“景区辐射带动周边群众走上共同富裕之路。”

在漓江穿城而过的叠彩区,投资10多亿元的古宋城历史文化街区释放无限潜力;雁山区引进的融创国际旅游度假区投资160亿元,成为桂林文旅融合新地标……去年4月份以来,桂林以打造世界级旅游城市为目标,不断释放绿水青山的生态价值。

漓江沿岸木龙湖及建设中的古宋城街区(4月10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今日漓江,山青水碧生态美,绿色发展的成果正转化为群众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漓江的生态一天天变好,我们的生活水平也跟着水涨船高。”桂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漓江游船分公司船队船长黄有才说。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

    微信
    微博
    客户端

    智能
    问答